您好,欢迎进入陕西省煤炭工业协会、陕西煤炭学会官网!

秦煤文苑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文化体育>>秦煤文苑

左 晔 散文———《印记》

发布时间:2021-11-10 点击量:213次

作者:左晔 来源:

(一)老冰棍

“冰棍,冰棍……”叫卖声在街道上响起,一时间吸引了不少孩子,手里拿着五分钢镚,从各个巷道里跑出来,将卖冰棍的中年妇女围了个水泄不通,只见她一边收着钱,一边麻利地从被厚厚的棉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小木箱子里取出一根根冰棍递到孩子们的手里。不一会,一箱子的冰棍就见了底。那些来迟的,没买上的望着骑车离去的背影望洋兴叹。那些手里拿着冰棍的孩子,就故意大口大口的咬着冰棍,嘴里大声嚷嚷着:“真凉快!真甜啊!”那没买到的本来就馋,再看那些吃的津津有味的,口水都快下来了,一个劲地往肚里咽,嘴上却说“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一根冰棍吗?谁稀罕!看把你能的!”说完悻悻地跑远了,真怕口水不争气地掉下来。

一晃20几年过去了,吃过各式各样的冰棍,心里却总是忘不了,小时候5分钱的老冰棍的味道,那是留在心里的味道,脑子里也总是浮现出这样的场景,挥之不去。

(二)爆米花

“爆米花,爆米花来……”只要听到这吆喝声,不论你在什么,都会像者了魔一样,马上放下手里的事,舀上一碗大米或玉米,再拿一个大一点的容器就着急忙慌地跑出去,生怕晚了。谁知,早已里三层外三层地站满了人,只好挤进人群里耐心等待。

只见那个满脸黑灰的师傅,手里摇着那个破旧的爆米花机在火上烤啊烤的……,然后听到“嘭!”的一声,爆米花就好了,一股香香甜甜的味道飘散在空气里,刺激着你的味蕾。那是原汁原味的爆米花,不像现在各种口味的爆米花。

(三)露天电影

“放电影了,晚上在大院里放电影了!”孩子们蹦蹦跳跳地互相转告着。于是一个个都早早地把作业写完,就等着天黑下来看电影,再淘气贪玩的孩子都变得自觉了。

在孩子们的焦急等待中,天空终于黑了下来,院子里早已黑压压得坐了一地看电影的大人小孩,这时候也顾不得蚊虫的叮咬了,一个个伸长了脖子,就等着放映员,嘴里抱怨着“怎么还不来?”

脖子都酸了,身上早已是大包小包的被蚊子咬了个美,那个放映员才慢腾腾地扛着器材来了,那些等急了的大人,一个健步就窜了过去,帮着放映员架机器什么的。一阵忙活,电影终于开始了,人群也安静下了,个个都聚精会神地看着电影,那时候电视机是要凭票购买的,没几家有电视的,电影院也很少,电影票又很贵,就连这样的露天电影也不是常有的,十天半个月才有那么一回。

(四)小人书

那时候的小人书,是我们最喜欢的读物了,几毛钱一本,就是那样,也不是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于是小伙伴们就围坐在一起,脑袋挨着脑袋,一起看;有时候轮流换着看;有时候推举一个人给大家讲。那时候,不论谁有新的小人书,都会大方地拿出来和大家一起看,有时候一本书看到最后,可能就剩书皮了。就是那样,大家谁也没有怨言,还是喜欢扎堆凑在一起看书,说说笑笑,打打闹闹。

(五)打酱油

“酱油,打酱油来……”卖酱油的大爷开着三轮车,沿着大街小巷叫卖着,车上是一桶桶的酱油。

小时候,家里吃的酱油都是自己用玻璃瓶、饮料瓶之类的容器打来的。打酱油一词大概就是这么来的,记得那时候一瓶酱油三毛钱,通常妈妈,会给五毛钱让我去打酱油,剩下的钱大部分时候做了跑腿钱,被我用来买冰棍或是小人书了。那时候一听到卖酱油的吆喝声,家里的小孩争着抢着去。

这些童年的琐事都成了一种印记,深深烙在我的心里,成为永远的回忆。

 

 作者单位:陕煤地质一八五公司